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庄秋水的博客

zhuangqiushui@gmail.com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作家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闺塾师  

2009-11-19 19:55: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追思昔日深闺内,玉肌绰约飘香佩,小鬟扶我傍花阴,弓鞋怕溜苔痕翠。 宁知中岁苦奔波,烈日狂飘任折磨。

清代女诗人胡石兰,在奔波的中年的一天,突然回忆起了早年的深闺生活。那时候她生活优渥,优雅而美丽地在深闺里低吟浅唱,其证明便是一双纤纤小脚──怕地面上苍苔湿滑,弓鞋不胜其翠,小丫鬟在旁边扶着她──那是明清女子有闲阶层背景的象征。然而人到中年,却遭逢逆境,胡石兰不得不到处奔波,曝晒于炎炎太阳下面,早岁的风雅荡然无存。她现在是一位巡游的女塾师。

像胡石兰这样的女子,广泛地活跃于明末清初的江南地区。她们长于诗文绘画,出入于官员和富商的家庭,担任其妩媚的女儿、小妾的家庭女教师。这种生活非常不稳固,随着官员升迁或是自己家庭搬迁,她们的职业生涯也极为动荡。胡石兰的中年便是这样奔波无定。在帝国晚期高度城市化的江南,一个流动的女性教师阶层,经营出新的女性空间,她们获得了一个职业专称“闺塾师”。

和两个世纪以后她们的英国同行一样,她们的身份颇为尴尬。在雇主家里,她们既不是客人,也不是主人,也不是仆役,她们得到一定程度的尊重,也许可能和自己的学生情谊深厚,但她们的职业生涯却依赖于雇主的喜好和心情。她们教学生识字、绘画,更多的则是教闺中女子作诗。维多利亚时代英国女教师,多是神职人员的孤女,或破产的中产阶级女孩。闺塾师们则是传统文人家庭里的女儿。她们有女性教育的传统,从母亲和祖母那里获得传统的学问和书画艺术。

17世纪末期的一幅雕版绘画再现了这些闺塾师优雅知性的气质。清人金古良的《无双谱》里有一幅《曹大家班惠班》,画中女子是闺塾师们的偶像、汉代的班昭, 她完成了兄长班固未竟的事业,续成《汉书》,她也是皇宫里包括皇后、贵人们在内的贵妇们的老师,又因为嫁给姓曹的男子而被称作曹大家。画中女子温雅端丽,服饰是典型的明代女子装束。她左手手捧书卷,右手兰指轻拢,右嘴角微微轻翘,显示着她沉浸于书中的世界。

曹大家是完美的闺塾师。她本人是一位大儒,国母、后宫的妃嫔这些王朝最尊贵的女性聆听她的道德教诲和学问传授。也正是她作《女诫》,为女子树立了一套男尊女卑夫为妻纲三从四德的思想。她被列为女教的圣人。在男性空间里的如鱼得水反而令她站在男性立场上严格规范女性的生存空间。在此之前的《礼记·内则》已经规定了女子教育的根本:女子十年不出,姆教婉娩听从,执麻枲,治丝茧,织紝组紃,学女事以共衣服,观于祭祀,纳酒浆,笾豆菹醢,礼相助奠……女孩从十岁起就要接受女教师的教导,学习礼仪说话,纺织烹饪,为将来成为妻子和母亲做准备。

另外一位女塾师是宋代著名的词人李清照。在丈夫赵明诚死后,战乱中辗转求生,他们夫妇收藏的金石文物散尽。无儿无女的词人没有了任何依靠,匆忙中,词人嫁给了一个狡狯小人张汝舟,很快她发现这是一场失败的婚姻,抓住张汝舟骗官的把柄告发他,不惜为此坐牢(宋代法律,妻子告发丈夫,即使事实确凿,妻子也要服刑两年)。她的亲戚故旧当然不能坐视,在他们的援手下,她只被关了九天就出狱了。晚年流荡无归生活没有保障,李清照选取一些资质出众的女弟子,把自己的创作经验传授予她们,同时以作稻粱之资。《醉翁谈录》记载了韩玉父《寻夫题漠口铺》诗,诗前小序里说,“妾本秦人,先大父尝仕,朝乱离落,因家钱塘。儿时,易安居士教以写诗”。南宋陆游《夫人孙氏墓志铭》里说他的太太“幼有淑质。故赵建康明诚之配李氏,以文辞名家,欲以其学传夫人。时夫人始十余岁,谢不可,曰:‘才藻非女子事也。’”作为女塾师的李清照看起来比较失败,有材质的女孩子选择一种更平凡而安稳的女性之路,她所教授的学生似乎无一名世。

但明末清初的女塾师们比她们的前辈走得更远。这得益于女性生活的活跃。女性的才华受到推崇,地方志中不仅记录那些为丈夫守寡的贞烈节妇,也为那些才华出众的士绅女子留下名字和诗歌。生于浙江嘉兴的黄媛介是一个著名的例子。她的家族盛产学者,她的哥哥是一位学者,而姐姐是一位诗人,然而贫穷也与她们家庭如影随形。结婚以后,黄媛介开始在男性世界里谋生,她四处教书,售卖诗、画、字来供养家庭。她的丈夫描述了一幅场景,这是黄媛介沿着江南水道独自旅行中的一幕:皆令渡江时西陵雨来,沙流湿汾,顾之不见,斜颌乃见踟蹰于驿亭之间,书奩绣帙半弃之傍舍中,当斯时,虽欲效扶风橐笔撰述东征,不可得矣。蜷缩在驿站的黄媛介,书箱、行李散落一地,而她的丈夫只能远远观望。她彻底打破了传统的夫妻关系格局。

公众领域对女性才华的赞赏,黄媛介们的巡游教育,就连社会上一般人家对女子教育都有了一种不同以前的态度。明人凌濛初的拟话本《二刻拍案惊奇》里有个故事《李将军错认舅 刘氏女诡从夫》,托言元末淮南民家,有一个聪明异常的女儿翠翠,五六岁就能诵读诗书,父母就把她送到学堂里去,“做个不带冠的秀才”。 她和同学金定是最出色的两个学生,小儿女互相恋慕,终于成就一段绝世因缘。翠翠稍稍长大之后就不再上学。这里的私塾,男女同学是无疑的了。在另外一个故事《同窗友认假作真 女秀才移花接木》里,作者直言“蜀女多才,自古为然。至今两川风俗,女人自小从师上学,与男人一般读书,还有考试进庠,做青衿弟子”。

18世纪,塾师已经是女性一种获得社会认可的职业。诗人苏畹兰自己办了一个“家塾”,专收女弟子。但家庭女教师和男主人的恋情故事并没有发生在中国。那些知名闺塾师的传记作家们忙着证明她们品性高洁,尽管才华出众声名远播,却无损于一位清白妻子的德行,她们仍然是传统两性格局的维护者;只不过,在她们身上,男女性别角色发生了短暂的扭转……

  评论这张
 
阅读(557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