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庄秋水的博客

zhuangqiushui@gmail.com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作家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遗孀体”创始人  

2009-10-01 14:22: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有一点未老先衰。当时他才40多岁,但是已经有两鬓如霜的感觉。他的白头发很多,面色有点憔悴苍白,但是他的脸的轮廓非常美。因为他以前的妻子另有所恋了,徐悲鸿就处在那种情况之下,真可谓国破家亡。他当时很痛苦。”

1942年,廖静文在重庆报考中国美术学院图书管理员时,认识了院长徐悲鸿,做了院长助理,帮助徐悲鸿整理藏书和藏画。日日相对,情愫暗生,19岁的年轻女子爱上了沧桑中年。若干年后,她在《徐悲鸿的一生》里回忆他们初次见面的印象,如此写道。那是被她个人化的徐悲鸿,是她生命中唯一可以提及的男人,在她眼里,他是背负人类疾苦的艺术基督。

几年前,我看蒋碧微写的《我与悲鸿》,却是另一番感慨。同样一个人,在不同人笔下写来,真是摇曳生姿南辕北辙。两位作者身份不同,视角看法自然炯异。我总觉得蒋碧微的看法也许更接近真实。因为廖的回忆文章算是典型的“遗孀体”,这在我国,可是源远流长。

“遗孀体”创始人大概可以说是那位著名的柳下惠先生的妻子。按照《荀子·大略》里的说法,这位君子怕一个女子寒冷,就拥她在怀,用自己的衣服裹着她。饶是如此,竟然没有人怀疑他有什么“邪念”,因为这位的道德水平之高众所周知。以咱们现在的眼光看,老祖宗就爱开玩笑,“坐怀不乱”,那是什么样的精神境界啊?所以孟夫子说他是“圣之和者也”,就是说他是和谐社会的好榜样。

柳下惠是春秋时鲁国的大夫,此人颇有胆识。当时鲁国的正卿臧文仲不好好搞经济建设,却大搞什么祭祀海鸟,博取令名,他就直言批评;他还“不战而屈人之兵”,劝退了攻打鲁国的齐国。

这样事功道德都很完美的人死后,自然要做一番文章颂扬。但他的光辉事迹实在太多了,门人们无从下笔。他的妻子挺身而出:哎,夫子的道德品质,你们哪里有我知道的多呢?她老人家挥笔下了一篇诔文:

夫子之不伐兮!

夫子之不竭兮!

夫子之信诚而与人无害兮!

屈柔从俗,不强察兮。

蒙耻救民,德弥大兮

……

就是说,他一生谦虚谨慎追求真理从不放松讲究诚信从不害人严以律己宽以待人百折不回处处以大局为重。总之,就是我们从小背好的词都可以拿来用。这种诔文是有韵的歌,是可以咏唱的。旧时山东山西有“哭灵”的习俗。我小时看见人家停丧出殡,女性亲属常常边走边哭,抚灵大恸,嘴里还念念叨叨,印象中,无非是“我的那个夫啊,你狠心丢下了我;我的那个夫啊,你让我怎么活”之类悲伤中带着怨气的简单词句。

于是,柳下惠就以雕塑一般的形象雕刻在我们的历史上。“雕塑感”正是“遗孀体”的内在品质——完美无缺,坚定而执着地俯视未来。这里决不会有苏维托尼乌斯写《罗马十二帝王传》的随便,他写诗人贺拉斯个头不高,体型肥胖,好色无度,在他和情妇睡的房间里装了许多镜子,为的是不论从哪个方向看,都可以看见他们交欢的情景,说他是“最纯洁的放荡鬼”。

  评论这张
 
阅读(7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