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庄秋水的博客

zhuangqiushui@gmail.com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作家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雪在烧  

2009-10-26 14:2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部《水浒》,我喜欢看的桥段有限,金莲雪天戏武二这段,入情入景,亲密中隐含暧昧,热急却面临抗拒。
此前做的好文章。武松景阳岗打虎,威震地方,就在阳谷县做了一个都头,正巧碰到了避祸到此地的兄长。潘金莲初会武松,“叔叔”叫了二十一声,心头、眼底,总是只有一个叔叔在。

       其日武松正在雪里踏着那乱琼碎玉归来。那妇人推起帘子,陪着笑脸迎接道:“叔叔寒冷?”武松道:“感谢嫂嫂忧念。”入得门来,便把毡笠儿除将下来。那妇人双手去接。武松道:“不劳嫂嫂生受。”自把雪来拂了,挂在壁上。解了腰里缠带,脱了身上鹦哥绿纻丝衲袄,入房里搭了。……便脱了油靴,换了一双袜子,穿了暖鞋;掇条杌子自近火边坐地。那妇人把前门上了拴,后门也关了,却搬些按酒果品菜蔬,入武松房里来,摆在桌子上。”

这里细细描摹武松的衣着和举止,自是金莲眼中看来。她一副热急心忙,对衬着后文冷面冷心的武二。
所谓纻丝,俗名缎,宋代以前没有缎字,南宋《梦粱录》里说:“纻丝,染丝所织诸颜色者,有织金、闪褐、间道等类。”明代缎织物取代锦的地位成为最主要的高级衣料。武松新做了都头,自然和在柴进家里避难时的褴褛汉子不同。
武松这人,不像一般鲁莽的梁山好汉,和石秀一般,也是精细的人。来了数日,他也曾送潘金莲一匹彩色缎子做衣裳,这无疑是火上浇油。按情理推测,想必武大从未曾送她这样好的衣料。如今天上掉下一个英俊高大的英雄叔叔来,潘金莲要是不动心,也不是常情了。
武松外出穿的“油靴”,是当时官吏在雨雪天出行穿的带钉雨靴,鞋面上敷上桐油可以防水防雪。自宋初至清,鞋为便服,靴为礼服。故而武松回家后换了双袜子,穿了暖鞋。
不知作者有心还是无意,武松穿的是鹦哥绿色的外衣,在雪天里,炉火边,果然是衣冷心冷。《水浒》里未曾写潘金莲的着装,只是用了一个套语“酥胸微露,云鬟半軃”。定是那匹彩色缎子裁的好衣裳,我猜。

然而武二果然心冷么?
由《水浒传》敷衍而来的《金瓶梅》中,武二的名头,是从西门庆的结拜兄弟应伯爵口中道出来。他们一块儿出来看“打虎的”,但见:

       雄躯凛凛,七尺以上身材;阔面棱棱,二十四五年纪。双目直竖,远望处犹如两点明星;两手握来,近觑时好似一双铁碓。脚尖飞起,深山虎豹失精魂;拳手落时,穷谷熊罴皆丧魄。头戴着一顶万字头巾,上簪两朵银花;身穿着一领血腥衲袄,披着一方红锦。

这里,武二穿的是血腥衲袄。“暗示着他的暴烈与金莲的血腥结局”,田晓菲在《秋水堂论〈金瓶梅〉》里做如是解释。衲袄似应是一种大针粗缝行过很多趟的袄。后文里金莲雪天戏叔,他穿的则是鹦哥绿纻丝衲袄,红绿相映,却是一段花团锦簇的文字。
田晓菲虽有过度阐释之嫌,对此处文字的解释倒颇精微妙致。《金瓶梅》里两人初见:武松见妇人十分妖娆,只把头来低着,“可见武松眼里心中都有一个妖娆的妇人在,不止是一个嫂嫂也”。武松是善于低头的,《水浒》里亦写了他两次低头处:一次是初见,潘金莲管待他吃酒,“一双眼只看着武松的身上”,武松“吃他看不过,只低了头不恁么理会”;一次是雪天戏叔,金莲用言语调戏,武松“也知了八九分,自家只把头来低了”。低头是很易引发人怜爱的一种举止,张爱玲《倾城之恋》里,白流苏就因为这一颇有中国风韵的“特长”,引发遥遥在海外崇拜故园的浪子范柳原迷恋。武松若真是心无他念,纯净如雪,就不该到了八九分的份上,把头低了,合该在三四分的时候,就找个藉口离去,或是七八分上就发作也好。
有心的读者,很容易在这一段里看出叔嫂二人的亲密和默契来。武松不耐烦县里的相识一起吃饭,大中午的,明明晓得哥哥不在家,跑回家和嫂嫂烤火对饮,是何居心?后文孙二娘暑月坐店一段,武松风言风语,看得出他不是于此道疏松的人,再者江湖厮混惯了,又不是李逵,多少也是个人精儿了。如此这般,说得严厉点儿,其行为迹近“残民以惩”了。

《水浒》里的潘金莲真是个“不戴头巾男子汉”,敢做敢当,对武松一见倾心,便百般陪小意儿,千般的献殷勤,遭了武松一顿难堪,也能作出许多“奸伪张致”来。后文和西门庆偷情,西门庆作三作四,倒是金莲快性,“你有心,奴亦有意,你真个要勾搭我”?西门庆这无赖,跪下道:“只是娘子作成小生”,潘金莲“便把西门庆搂将起来”。竟是“我勾搭了他”,而非“他勾搭了我”,泼辣之极,热烈之至,我在《红楼梦》里的尤三姐身上看到了她的影子。
但是奇怪的是,二人初见,这样关键的相遇,竟然丝毫未写到穿着体态等等。在冬已将残,回阳微暖的一天,潘金莲惯常去收帘子,关门。不想手里拿的叉竿不牢,失手滑将倒去,正打在路过的西门庆头巾上。西门庆正待要发作,回过脸来看时,“是个生的妖娆的妇人”,怒气就钻到爪洼国去了,变作笑吟吟的脸儿。这里只用了“妖娆”两字写西门庆眼中的金莲。武松初见潘金莲,亦有一段韵文,说她“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可知潘金莲真是一妖娆至极的妇人。西门庆一双眼只在妇人身上,临动身也回了七八遍头。我很好奇,作者会写到他“踏着八字脚去了”这样的细节,却吝于描摹一字金莲的衣着。后文王婆作局,二人在王婆家再会,亦不曾涉及衣饰,只是两人互相行礼。唯有当西门庆施行“拂箸功”,故意拂落筷子,去捡拾时,“只见那妇人尖尖的一双小脚儿”。
贾宝玉初见林黛玉,亦是只看到她的品貌,衣裙妆饰都不曾提到,一者因为二玉尚小,一者是宝玉眼中不屑之物。
品度作者的用心,却是正欲凸显这“五百年的冤孽”相撞,两人之间情丝合扣,再容不下多余的观照。间中忽插入王婆的一句话,似一闲笔,荡开了画面。这里写的真好,固然没有写此时金莲的容貌妆饰,却给读书的人,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不妨化身西门庆,想象一下在帘下被潘金莲失手打中,回过头来看,是一位妖娆妇人……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潘金莲。假如武二还在阳谷县,假如不是他吩咐哥哥迟出早归,假如不是王婆这个马泊六作局,也许潘金莲不会杀夫,武二不会杀嫂。人生若只如初见,潘金莲和武二的相见,西门庆和潘金莲的相遇,难道不是一段很美好的遇合吗!当然,这样温婉感伤的气质,绝对不适合《水浒》这部暴力和血腥之书。

  评论这张
 
阅读(5331)|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