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庄秋水的博客

zhuangqiushui@gmail.com

 
 
 

日志

 
 
关于我

著名作家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何必平生相熟?  

2010-05-16 15:4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语堂曾经写过一部英文小说《红牡丹》。他让她的女主人公红牡丹在一八九一年初夏,乘船经过太湖,然后有了一段美丽的爱情邂逅。在船头,她的远房堂兄、一位三十八岁的独身翰林,看见她白衣白裙的纤影,白皙的手臂正天真地 指着头上的一样东西。“她回过头来,清晰的轮廓衬着澄蓝的湖水,手臂还往外伸,发丝蓬在前额上,充满童稚的活泼和欢愉。”这个年近四十的单身汉觉得有人闯进了他灵魂的幽径。他大失常态,却喜欢这份心情:功名和读书,似乎让他错过了大好的生命。

船上和一位美丽女子的相遇,竟然让一个饱学之士慨叹空度了人生。现代人很可以质疑,林语堂是怀着浪漫的态度向外国人绍介一个自由热烈的中国。如此这般的浪漫邂逅可能会发生在十九世纪的江南么?

何必平生相熟? - 庄秋水 - 庄秋水的博客

事实上,从十八世纪开始,盛清的人口激增造成前所未见的人口迁移。士子们外出赶考角逐功名,文人们游历风景名胜,官员们例行轮换制度各处赴任。男子们的远游,刺激了为他们提供性服务与娱乐服务。羁旅行客们在旅途上花钱找人安慰派遣旅途寂寞。有钱人挑选花船上身价不菲的名妓,无钱之人则在码头上光顾僻巷里的烟花之地。

长江中下游的苏州、南京、扬州等地从晚明以来便是中国的时尚之地。这些地方商业发达,消费主义盛行。被市场繁荣刺激起来的物欲主义,创造出一种沉溺于感官的享乐文化。汉语中,“画舫”这个带着装饰意味的词,便指向那些停泊在河岸边的小船,歌妓们在这里款待主顾。这些花船上的卧室经过精心修饰,妓女们在此弹琴,泡茶,或是和客人们进行私密谈话。

女人们也并非完全被排斥于享乐之外。《红牡丹》里二十二岁的寡妇梁牡丹是扶丈夫的灵柩回乡,此外,进香,亲朋往来,或是外出游赏,女子们都有机会踏入男人们的乐土。大家庭里的女眷们常常藉进香修道之名外出,快到河岸之际,她们常常进到某个水榭休憩更衣。画舫湘帘低垂,侍女们会赶走闲人和窥视者。但是竭力偷窥这一场景,又成为一部分轻佻男子的乐趣。便连深浸润儒学八股的方正君子亦不免多看几眼。《儒林外史》里那位马二先生游览西湖:

看见西湖沿上柳阴下系着两只船。那船上女客在那里换衣裳:一个脱去元色外套,换了一件水田披风;一个脱去天青外套,换了一件玉色绣的八团衣服;一个中年的脱去宝蓝缎衫,换了一件天青缎二色金的绣衫。那些跟从的女客,十几个人,也都换了衣裳。这三位女客,一位跟前一个丫环,手持黑纱团香扇,替他遮看日头,缓步上岸。那头上珍珠的白光,直射多远;裙上环佩,叮叮当当的响。马二先生低着头走了过去,不曾仰视。

马二先生头虽低着,心里却是看了个“眼饱”。那些平素在深闺里的女子们因此有了“被看”的机会。衣香鬓影,絮语微闻,往往更具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

在宜兴湖上,运载着牡丹丈夫灵柩的船只和她同宗堂兄的船只相撞,两人因此有机会见面交谈,并产生一种深深的爱恋。

事实上,早在明代市民文学的代表《二刻拍案惊奇》里便有这样的故事。在卷七“吕使君情媾宦家女,吴太守义配儒门女”的故事里,县令董元广带着续弦和女儿进京,结识了同行驻泊的一位官人吕使君。船行途中两家你来我往,饮酒下棋,闲话消遣。不想续弦夫人丰姿妖艳,吕使君丰容俊美,两个人眉来眼去调情。到了临安,董元广病死,两人终于得手,且看他如何在船上相会:“人静之后,使君悄悄起身,把自己船舱里窗轻推开来。看那对船时节,舱里小窗虚掩。使君在对窗咳嗽一声,那边把两扇小窗一齐开了。月光之中,露出身面,正是孺人独自个在那里。使君忙忙跳过船来,这里孺人也不躲闪。两下相偎相抱,竟到房舱中床上,干那话儿去了。”

随后的一句词,“一个是不系之舟,随人牵挽;一个如中流之楫,惟我荡摇”很能囊括此种舟船上的艳情。旅途岑寂,长途无聊,人亦变得敏感;兼之置身天地之间,容易为外物所感,性情摇荡。明代艳情小说《欢喜冤家》里便有这样一个故事。绍兴府山阴书生王国卿要道南京纳监:一路上南来北往,咿咿呀呀,俱是船只。……将次晚了,傍着邻船而住,王年置酒船头,请国卿夜饮。国卿举酒向天一看,只见一湾新月斜挂柳梢。在这样的月色下,他朗吟自己所做的词句,“当一帘之际,照高枕之人”。寂寞之极的王国卿,次日遇到一个美貌少年要搭船去苏州,便慨然应许,哪里晓得就入了美男局。他被这少年带到苏州姐姐家,王国卿又恋上了更美貌的姐姐,两个海誓山盟一个定嫁一个定娶。一直到了南京,方才发觉从家中带来的六百两银子竟被换作了石头。

书生王国卿被骗不过是财,他也短暂得了“双艳”。盐商孙富则为一次船上相遇送了性命。

孙富貂帽狐裘,推窗假作看雪。值十娘梳洗方毕,纤纤玉手揭起舟傍短帘,自泼盂中残水。粉容微露,却被孙富窥见了,果是国色天香。魂摇心荡,迎眸注目,等候再见一面,杳不可得。

李甲携名妓杜十娘行至瓜洲,大船停泊岸口,二人畅饮。清江明月,杜十娘开喉顿嗓,取扇按拍。她唱得如此美妙,同泊瓜洲渡口的盐商孙富听了后展转寻思,通宵不寐,于是便有了雪中窥探一幕。这一见,悲剧便已写定。孙富谋夺杜十娘,因此不惜破人姻缘,断人恩爱,最终受惊奄奄而逝。杜十娘葬身江心,李甲亦郁郁以狂。杜十娘身为妓女,被看是她的职业所系;一旦托身给一个男人,被看就成为一件危险重重的险事。

然而这般邂逅相遇,是恁地美好。正在暮春清明时节,催花雨下。杭州生药铺里主管小乙官人,要搭船在涌金川上岸。“许宣看时,是一个妇人,头戴孝头髻,乌云畔插着些素钗梳,穿一领白绢衫儿,下穿一条细麻布裙。”见白娘子秋波频转,许宣不由动念。由此演绎出一段人妖之恋。

  评论这张
 
阅读(155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